最新商品
特价商品
热卖商品
所有商品
留言反馈
 
商品搜索:      高级搜索
祝您购物愉快!
 
用户名:
密码:
 
   
 
 
洋酒行\进口葡萄酒、国产葡萄酒\
 
 

* 商家资讯 *

当前位置: 网店首页 >> 商家资讯  
人头马原产地探秘
【字号 更新时间: 2008/12/28

我们不得不佩服法国人的生意头脑,让“干邑”这个词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本人对“干邑”这个词是有感情的,只因我从小生活的家乡,原名叫做“白邑”。白邑的一个水库是昆明滇池水的源头,为了给我的家乡找一个卖点,从去年开始,它被改名为“滇源”,从此, “白邑”永远从地图上消失了。

  而在历史教科书里,“邑”字似乎永远以“采邑”这个词出现。所谓“采邑”,原指的是西欧中世纪早期国王封赏给臣属终身享有的土地,象征着权势和富庶。如今,看到 “干邑”这个词,你就很容易联想起一望无际的葡萄园,联想起收割葡萄时候的欢乐气氛,联想起餐桌上可口的白兰地——庄园主的生活应该是天天有酒的,天天有酒的生活应该是很幸福的。

   我是爱酒之人,在接到人头马的邀请后,口水一流,便马上打点好行李,准备出发了。

 小镇

   对于维克多·雨果来说,干邑是 “真正的神仙佳酿”。对于旅游者来说,干邑是一场味觉的盛宴,住在豪华别墅里的酒商,每年可以为20万的游客提供旅游导游和饮食服务。

   欧美国家的 “小镇”和中国的“小镇”是决然不同的,它不仅意味着人少、安静,还往往意味着田园风光和富足生活。不过,所谓的富足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毕竟富裕是别人的,我们只是看客而已。

   和许多法国的小镇一样,仅有2万人口的干邑是摄影师们的风水宝地,是一个古老与现代建筑交融的地方。此外,干邑还是法国16世纪的一位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出生地。弗朗索瓦一世被视为开明的君主、多情的男子和文艺的庇护者,是法国历史上最著名、也最受爱戴的国王之一(1515年—1547年在位), 在他统治时期,法国繁荣的文化达到了一个高潮, 弗朗索瓦一世因此被认为是法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具有人文思想的一位国王(有个八卦是:达芬奇是在弗朗索瓦一世怀中去世的)。他的Valois城堡现在对游客开放,至今保留着当年的原汁原味。

   小镇以St.Leger教堂为中心,东面是一些现代化的设施,包括了购物区和很多颇富魅力的咖啡馆。葡萄园则散落在小镇周围,崎岖的小路、绵延的山峰,勾勒出一副富足的田园风景画。

   提到干邑,回避不了的一个地名叫做夏朗特河。夏朗特河被弗朗索瓦一世称为“我的领土上最可爱的河”,是干邑的“母亲河”,在新石器时代就因运输的便利性而知名,同时,它也是干邑人运输食物的一条主干道。16世纪时,一批北欧的商人到此买酒和盐。为了打败其他地区的法国酒商,夏朗特地区的酒商只能在税收上想办法。由于关税是根据酒桶的数量来征收,为了出口更多的酒,他们想到了一个计策——把酒蒸馏之后储存起来,待货物到了目的地后,再兑水把酒“复原”过来,后来,荷兰的酒商又教会了干邑人用二次蒸馏的办法来蒸馏葡萄酒,用二次蒸馏酿造出来的 “生命之水”迅速震撼了欧洲。

   从17世纪开始,酒商们开始使用橡木桶来陈酿“生命之水”,经过橡木桶陈酿的酒不但具备诱人的琥珀色,而且带有了各种各样爽口的香味,从此,这种陈年的、色泽诱人的、香气扑鼻的酒开始变得非常有名,并被命名为Brandewijn(也就是burned wine,烧酒),即后来的brandy白兰地。同时间,世界上最著名的干邑公司人头马、马爹列和轩尼诗等诞生。

   干邑距离巴黎465公里,距离闻名遐迩的波尔多120公里左右。今天,当我们徜徉在铺满阳光的小道上,谁也不会相信这也是一个曾经战乱、血流成河的地方,倒是经常会看到一个老头或美女,牵着一只体型硕大的狗在时光中漫步,这时候,每个苦大仇深、操劳过度的中国人,都会停下来逗逗狗(或者是美女),同时想像着自己某天也能牵着一只狗,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抵达干邑的当天中午,人头马全球大使颜敬梅女士邀请我们共进午餐,先是开胃的香槟,接着是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在接下来是人头马V.S.O.P或X.O.。从人头马送上桌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意识到我们薄弱的意志将要被干邑击溃、从此在微醺中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了。

   顺带说一句,我们在随后的巴黎之行中碰到了两件不太愉快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一个售票员要求我们先说Morning或者Bonjour,然后才卖票给我们;另一件事情是,在海关退税时,骄傲的窗口工作人员因为我们没有事先把票据叠好而拒绝给我们办理,我们为此交涉了很长时间。这些经历,让我们在离开骄傲的巴黎的时候,尤其地怀念起那个像葡萄一样淳朴的干邑小镇。

中国

   1870年代,干邑地区出现了一种寄生虫,它们摧毁了大部分的葡萄园,使产量从1875年的37亿加仑,降到3年后的一半以下,整个干邑的葡萄酒业险些崩溃。这种臭名昭著的寄生虫名叫木虱(Phylloxera,也叫葡萄虫),至今让干邑人闻之色变。今天,托上天之福,沐浴在阳光下的干邑地区一切安好,干邑的生意蒸蒸日上,而迅速崛起的中国,无疑是干邑需要热情拥抱的地方。

   每年,干邑地区300多家干邑公司超过一亿瓶的干邑被运往世界上的150个国家,而法国自身只消费干邑总产量的5%。美国占40%,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英国和斯堪的那维亚国家是最大的市场。

   人头马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洋酒,迄今已经超过100多年。

   很难再考证第一瓶人头马进入中国时的细节,在以资本主义为敌的年代,估计人头马在中国的命运算不上好。因此,考察人头马的中国的发展,只需从1990年代开始,那是洋酒在中国市场的第一次狂欢,价格两倍于茅台的人头马,被富人们像喝白酒一样地开怀豪饮。

   1996年,人头马与中方合资成立了王朝葡萄酒有限公司,并开创了中方控股、“原料基地化”的“王朝模式”,人头马公司在默默无闻中,将文化、管理、产品渗透到其圈定的目标区域和中低价位产品市场,从而完成了从高端到中低端的全面渗透。

   人头马何以如此看中中国市场,答案自然是不言自明的。在特别为中国市场出品的人头马新品“人头马1898”的发布会上,人头马高层列举了两个数字:中国奢侈品消费市场的年增长率是20-30%,这个数字在法国则是2-3%,“当中国在高歌猛进的时候,我们的法国市场却要为了达到3%而使出九牛二虎之力。”

   大醉

   干邑在橡木桶中陈年的过程,会让60%的干邑蒸发掉。大多数的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浪费,但法国人却诗意地把这个蒸发过程称为Angels’ Share(天使的奉献)——干邑被天使喝掉了。干邑地区每年单蒸发掉的干邑就多达2500万瓶,我猜飞在干邑上空的天使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天使。如果天使也会喝醉,我猜他们也是成天醉醺醺的。

   中国人有个公认的本事:任何外来文化到了中国,都要经过本土化的改造。这个说法有点像历史书上所讲:少数民族即便攻破了北京城,掠走了汉族皇帝,也要接受北京文化的统治。

   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妥当,但诸位可以看到的事实是:白兰地被用来兑着干姜水喝,威士忌被用来兑着绿茶喝,更别说什么葡萄酒,通常一倒就是一满杯、一碰就干掉,其倡导的看、摇、闻等饮前环节,通常只是用来开玩笑。

   白兰地该怎么喝?威士忌该怎么喝?葡萄酒该怎么喝?香槟该怎么喝?不知道这些问题是不是问题?我们把可乐、鸡蛋掺进酒里、搅成一锅,不知道就算暴殄了自己的天物?

   在巴黎的某个晚上,人头马法国公司的几位高层,邀请中国媒体朋友到一家中餐馆吃饭,并带来了好几瓶人头马1898。刚开始的时候,诸位一律得体、文质彬彬,宾主之间颇讲礼数,待几杯烈酒下肚之后,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劝酒之风立马旋风般刮了起来,但见觥筹交错,但听欢声笑语,整个餐厅似乎只有我们三张桌子的存在。

   我没有仔细观察坐在隔壁的外国朋友的反应,不确认他们是否已经疯了。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和我们同坐一桌的老外已经“疯”了,我说的是:他们也端起杯子敬酒、仰起脖子喝干。我猜想他们平常也是斯斯文文、“喝前摇一摇”的,但在有中国人的场合,他们非常懂得入乡随俗。

   人头马君度集团(Rémy Cointreau)全球市场副总裁Damien Lafaurie就曾经例举过人头马的各种喝法:比如CLUB的香料味很浓,加冰块搭配四川菜就很绝妙;XO 和蓝莓也自成一系;将V.S.O.P 冰冻至-18℃,将呈现蜂蜜一样的粘稠状,配上法国的Blue Cheese,感觉舌尖上犹如烟花般绽放。可见,人头马的产品档次丰富,不同的饮用方式适合不同的场所,实在不用正襟危坐也可以随时随地享受生活。

   看来人头马果真深谙中国的酒文化,所以中国的市场才可以越做越大。

   在这里,我要恶俗地引用一下美国作家威廉·杨格的一句话:“一串葡萄是美丽的、静止的、纯洁的;而一旦经过压榨,它就变成了一种动物。因为它在成为酒以后,就有了动物的生命。”

   这个动物有些凶猛,惹得同行的朋友酩酊大醉,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夜灯下摇摇晃晃,见人就派送信用卡。

【字号 】 【我要打印】 【关闭窗口
 
您是第 536654 位访客 欢迎您的光临! 最佳显示分辨率 1024*768
版权所有 2008-2010 洋酒行\进口葡萄酒、国产葡萄酒\  
技术支持:万邦蜂巢网